您好,欢迎访问六合图库
您现在的位置:六合图库 >> 人物 >> 国画 >> 浏览文章

李喜军:威严沉吟佛语 笔墨堪比雕凿

作者:黄一萌 来源: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:2010年09月12日 【字体:
 点击浏览下一页  李喜军,男,蒙族。出生于河南省洛阳市,自幼酷爱绘画艺术,七十年代跟随恩师王恩德老师学习绘画艺术,后又受李伯安老师指导。步入绘画之门已有30年,八五年到《英烈报》报社任美术编辑工作,时有十年。95年到洛阳烈士陵园从事宣传工作至今。曾在报刊杂志发表过不少作品,也研究雕塑艺术,制作不少仿古青铜工艺品。近年来潜心研究中国人物画和写意花鸟,从传统入手,注入现代意识,博采众长,吸取姊妹艺术的精华,大胆地把西画艺术与中国水墨有机地结合在一起.现为中国一级美术师\中国书画家协会理事\鸿艺俱乐部会员\广州新世纪绘画研究院一级美术师,签约画家\中国最具艺术价值和收藏潜力的(50)强书画家.首届“盛丗中华"全国书法\美术作品大展等奖,首届"太白杯"全国诗书画大赛金奖,"中国书画名家名作典藏"获银奖,"感动中国.晚情颂"获银奖,获银奖,河南第十一届美术新作展获优秀奖,首届"地球\生命\和平"大型活动人物画展获银奖.

    西方著名美术史家贡布里希曾在其《艺术发展史》一书的前言中这样写道:“渴望独出心裁也许不是艺术家的最高贵或最本质的要素,但是完全没有这种要求的艺术家却是绝无仅有。”在这里,贡布里希强调了作为一个艺术家的基本要求,就是要“独出心裁”,否则,拾人牙慧或者一味地食古不化,都只能算是一个艺术作品的无效“复制者”,而不可称为“艺术家”。

    李喜军从90年代初,就开始绘画龙门石窟佛像,时至今日已有20年。位于河南省洛阳南郊12公里处伊河两岸的龙门石窟,是中国著名的三大石刻艺术宝库之一。它经过自北魏至北宋400余年的开凿,至今仍存有窟龛2100多个,造像10万余尊,碑刻题记3600余品。数量之多位于中国各大石窟之首。大量的绘画素材得以让李喜军全面地掌握石窟佛像的造型、风格、背景,甚至是顾客的喜好,这对于一位画家是莫大的幸事。

    在绘画石窟佛像的初期,李喜军便用少年时学习的素描手法展现龙门石窟佛像庄严、慈爱、宏伟的形象。但是,手法和题材的新颖让李喜军陷入创作的盲目,这是每一位正在创新的画家都会面对的问题。在中国画领域,还有一位擅于佛像创作的画家——王玉良。李喜军如饥似渴地临摹、借鉴这位中国石刻佛像绘画的先驱。但是,王玉良先生的是把佛像从三维转换成二维,从精雕细刻转换成大笔写意,体现出古拙意味。这与李喜军最初绘画佛像的想法正好相反,在他看来,素描是他的长处,而龙门石窟那高大参天的佛像的垂视目光才是他所要表达的真谛。

    这种思考,是要经历过多次尝试和反省才能得到的,而一旦得到,画家的创造力和审美将大步提升。为此,李喜军还开始研习雕塑艺术,为已有的素描功底,这对于他并非难事,而雕塑技能和经验的增加,正成为他按照自己的思想绘画石窟佛像的一柄利器。

    佛教的造像、雕塑、壁画,是信仰的追求,人类面对生命的轮回时, 即使富足的物质生活也不能摆脱苦的烦恼。为了去苦趋吉,人们相信拯救的力量。只要有苦痛,就会有人希冀超自然的力量,李喜军所表现的完全归属神圣的宗教类题材。
   
    从绘画上来说,艺术家不管采用绘画还是雕塑的手段,都始终表现的是他们意象中的佛教形象符号。李喜军的绘画艺术,利用中国画的笔墨材料,采用现代摄影的构图方式,直接面对龙门石刻遗迹,营造出了西画般强烈的明暗、透视、立体艺术效果,既具有石刻艺术的坚实质感,又不失绘画艺术的唯美形式。在水墨的运用过程中又融入了素描关系的准绳,对水分的应用更是到了随心所欲,尤其是在佛像发髻处,逐一地皴擦,让精简线条的佛像本身在宣纸上呈现前所未有的恢宏气势;还有具象佛像的背景,李喜军大胆地运用了“飞天”、“碑帖”、“浮云”等元素,实与虚的结合,凸显了佛像的佛家光辉,彰显了中华文明,更是画家思想的全面展现。这是对传统艺术理念的大胆革新,也是对水墨艺术表现力的开拓与发掘。
   
    这种把许多龙门石窟经典的佛教造像设定为大类题材,并成序列地用中国水墨与西方立体的方法表现古代佛教造像,李喜军他尝试了中国画再发展的可能。

    在创作的路上,他竟能恰到好处地控制墨中的水分,让墨彩停止在物象的轮廓边缘,犹如刀刻于山石一般,与诸多手术刀般的线条一起烘托出该佛像的精、气、神。这样完全颠覆小品画和文人画的画作,在当下让人眼前一亮。迎面而来的气势和稳重的定力,是人们观赏李喜军作品后的同感。让人无不惊叹,面前这幅作品所具有的完全释放了中国画线条的附着力和征服力。

    李喜军作品欣赏: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春艳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借花献佛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东都花圃占尽春色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庐舍那佛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奉先寺

点击浏览下一页

罗汉不思归

 

分享到:
Tags:李喜军

文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