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访问六合图库
您现在的位置:六合图库 >> 人物 >> 国画 >> 浏览文章

赵仲杰——美源于自然 美来于生活

作者:张丽健 吕伟 来源:本站原创 更新时间:2008年01月22日 【字体:

点击浏览下一页        爱新觉罗.仲杰,满族(正黄旗)。自幼受家庭熏陶,酷爱绘画,后考入中华艺专北京南城分校,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北京分校,八六年毕业于中国北京画院研究生班(王文芳山水创作室)。现为中国书画家研究会会员、中国国际书画艺术研究会会员、中国公共关系协会艺术委员会会员、中国书画函授大学北京研究会常务理事。一九八三年,参加北京军事博物馆举办的全国青联画展;一九八六年,参加中日青年水墨画大展;一九八六年,参加台湾国际水墨画大展;一九八七年,参加在北京当代艺术馆举办的六人联展;一九八七年,由新华社驻法国分社在巴黎举办个人画展;一九八八年,在美国旧金山画廊举办个人书画作品展销;一九九O年,在深圳红荔画馆举办个人画展。众多作品被各国国家级博物馆收藏。


 
  赵仲杰先生,为人真诚、直率、宽厚,他的神采和经历,使人并不能猜出他的实际年龄。在他刚毅及粗旷的外表下,透出的却是真实,诚恳,与人友善,以及细腻丰富的内心世界。透过他丰富的阅历及多年的积累和沉淀,透过他对人生孜孜不倦的探索,对艺术追求的渴望,终于成就了山水作品的个性和对生活理解的内涵。他的画,真正是他对人生的感悟和对身心的表达。画中既没有当今社会的浮躁和功利色彩,也没有故弄姿色的轻与卖弄。朴实中有刚劲、浑厚中有挺拔,处处可以感受到他身上深深的民族文化底蕴,挥洒间,是真情的流露,落笔处,是内心情感的宣泄与张扬。
 
  看他的画作,构图大气,物象设计合理,内容表现出一种和谐美感,使人品读起来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,可以发现,这里面没有花拳秀腿的绘画套路,以及传统笔墨的表现形式,更多的是他对艺术的深切理解,对人生的感悟及对自然的热爱,将浑厚、质朴之美,阳刚,雄健之气充分的表现在他的艺术之中。

  他在深究中国传统绘画的同时,也对西方绘画意识以及其它艺术形式都有过较为透彻的学习和理解,他兼收并蓄,在大自然中寻找艺术的灵感,通过自己的思考,把它融入到自己的艺术创作当中。他不但是一位杰出的书画家,还是一位出色的文化鉴赏家、收藏家,在对文玩的研究上,也有着相当的造诣。正是由于这些年来方方面面的积累,才取得了他今天的艺术成就。
 
  他在自己的画集中写到:
  余,生于辛卯年,兔人。祖姓:爱新觉罗氏,正黄旗满洲。家道落破,自幼家贫。其父,虽有文才,然生不逢时;其母,贤达、聪慧、温文、善良、干练、大度、喜助人,多行善事。


  余自幼受慈母教诲,常告戒:待人当以真诚友善为本,学做人、多厚道、知礼数、讲仁义、守信用、多宽容、少计较。吾自幼淘气,家内自有许多古旧自物,常偷观之、玩之、且又偏爱绘画,四处涂鸦,满墙狼籍。


  文革时期,初中常为红卫兵写板报,刻腊板,刻伟人像,颇获好评。稍后,贫困所至,画手帕,绘彩蛋,做鸽哨,稍谋小利,以换闲用。文革期,出身不好,故主动写血书,表决心,立志上山下乡。其间,在七零届新生班做辅导员,故未获批准,下乡未成,几经生死,苦不堪言。虽领导赏识,然离心已生,誓必离去。


    十年文革后,百业复兴,艺校开班,余又胜欣喜,即时报考中华艺专南城分校学习。受杜衡老师教诲,其间业余学习,走读术学,常常九分钱一顿餐饭,两个馒头一块咸菜而已。两年毕业,即考中国书画函授大学,以求艺业提高。另则,本想学些本事,当做跳板,跳出煤矿。


    适时,机缘巧合,得遇恩师史国良先生,经先生点拨,鼓励介绍入北京画院,拜在恩师王文芳先生门下,专攻山水。入画院后,深感“学道知羞处,方知艺不高”,自此,立志苦学,闯西北,进太行,拜名山,走大川,体验生活,积累阅历,受恩师教化之恩,永生难报。其间,在画院,又得另一恩师石齐先生,把手教诲,指点艺业,先生对吾偏爱有加,常把吾叫斗室之内,吃小灶,亲自点拨,吾感激之情无可言表,唯努力苦学,用成绩回报诸位恩师,以示教诲之恩。


    然,自觉生性愚顿,深负师望,此结,一直深系于心,常自省之。


  于后,勤奋作画,偶有心得,求教于几位恩师,得诸恩师教诲、鼓励,师造化,得心源,刻苦自勉,深知用成绩方可诚报师恩。


  其间,诸多原因,致使自己曾一度犹豫、彷徨。此间,苍天见怜,对吾甚厚,得遇恩人知己,时时激励,指点迷津,故使吾痴心顿悟,致使雄心勃勃于足下,至情至性于身心。不执着,奋斗于事业,不足以示感激之情,不虔诚敬业于艺术,不足以慰知遇之恩。


    古人云:“滴水之恩,当涌泉相报”,诸位恩师于小子有大恩,吾当以成绩终生报之。知己友人,于己有知遇之恩,造化之德,吾何以为报焉……?


    堕言如斯,只字片纸,陋言俗语,难成文章,且得吾是,难入同仁之目,唯愿此举,稍表寸心,以报诸师之大恩,以报同仁之提携,以报知己之厚爱。


    诚挚之下,此集处成小样,虽粗陋浅。睬胧Τぜ巴手,给予不吝之指正。唯愿将此集,献给爱我和我爱之人,吾愿足矣。
 
 
   著名艺术家史国良先生,在赵仲杰先生的画集所作的前言中写到:

  仲杰兄要出画集了,可喜可贺,实在有几句话想说。仲杰很谦虚,总称我为老师,其实他也是我的老师,怎么说呢!他一直喜欢画画,画过山水画,也想改画人物。我劝他说:画我这种学院派写实人物画,必须经过科班训练。淘汰率太高。不如继续画他的山水画。因为他这方面已有了相当的基础。又有雄厚的文化底子,尤其是他对古玩瓷器的研究和鉴赏在古玩行中有口皆碑。算是一个入行较早的前辈,在这方面我得称他为老师呢!


    在中国历史上,文人、书画家历来喜欢收藏古玩,一是陶冶性情,二是研习历史,提高自己的文化品位。反过来古玩鉴赏家又对书画情有独钟,真可谓异曲同工。这样的交往,不但互相影响,互相补充,互相渗透。真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。历史上这种趣事很多。


  我和仲杰兄交往已久,对他的为人忠实与对艺术的执着,及他上好的鉴赏眼力,十分钦佩。


  作为一个鉴赏专家。他对山水画的痴迷绝不亚于书画家的收藏古玩瓷器的上瘾。为了提高自己的画技,他曾拜中国著名山水画家王文芳先生为师,勤奋刻苦,还不断深入生活,采风写生,几年下来,绘事突飞猛进,实实要刮目相看!这一幅幅精美的作品不就是最好的证明吗!
 
  我觉得仲杰兄的成功,对古玩行对书画圈的同仁们都是一种启迪。

分享到:
Tags:张文山|古玩

文章评论